1.4 甲方代表

时间:       发布:      点击次数:

20世纪90年代,宁夏电网跨入新历史时期发展的第二个阶段。


1993年,宁夏第一个330千伏变电站——固原变破土动工,西北联网大动脉——大固330千伏线路正式开工建设……


那时候,宁夏电力系统还没有工程监理,输变电工程建设过程中,


建设单位就派甲方代表,驻工地对工程进行质量监督。大固330千伏输变电工程开工时,既是运行单位又是建设单位的固原供电局,也派出了自己的甲方代表。我就是固原供电局派出的九名甲方代表之一。我前往的驻地在一个叫韩府湾的小村庄,驻在宁夏送变电公司三工区的一个施队工。


为了停车、存放材料方便,施工队租了两家农民的院子。除了队长一个人住单间,其他人都是几个人,或者十个人住一间房子,床挨床的挤在一起,人多的时候,还在地上铺了麦草打地铺。因为是甲方代表,队长照顾我,在一个能睡五人的大炕上,只安排了其他三个人跟我同睡。


当甲方代表还是有一点优越感的,比如打饭,我就可以不排队。


每天打饭的时候只要我去了,炊事员就会对其他人说,大家让一下,我先给小张盛。无论要出去干活的人时间多么紧;无论早晨站在院子里排队多么冷;无论大家排队等了多么久,但只要我去了,他们都会主动让开。即使我不愿意,也不好意思插队,他们也要把我让前去,推上去。


有一天,施工队浇筑铁塔基础,监督完混凝土配方,检查完要浇筑在基础里面的钢筋笼子后,别人干活,我就跟手扶拖拉机师傅老王蹲在避风的土坎下边抽烟边聊天。老王坦率地说:你以为队长是真对你好啊?他是怕你睡不好早早起来跟着我们下现场,怕你吃不好不高兴也老往现场跑。一个甲方代表一天到晚守在工作现场,手里还拿个笔记本又抄又记的,他在房子里能睡得安宁吗?


原来如此啊!怪不得有时候我都挤在拖拉机上了,他都要把我拉下来,还说等没人了让炊事员弄点小菜,跟我喝几盅。特别是铁塔基到了拆模板的时候,他会以各种理由不让我去现场。


基础的模板拆开后,表面蜂窝、麻面在规定范围内,当场处理完就可以回填土方。如果超过一定范围,要上报有关部门和领导,协调处理。如果基础上有狗洞、钢筋大量外露,那就不用上报,甲方代表可以直接告诉施工方:基础不合格,需要重新浇筑。


330千伏铁塔基础除了拉门塔基础之外,随便一个基础的混凝土量都在上百方,如果毁掉重新浇筑,里面几百公斤的钢筋也就不能再用,加上两次的人工费、运输费,那账简直不敢细算……


得知这个秘密之后,我为自己没有工作经验而感到脸红,也为前几次没有亲自盯着拆模而担心。


直到有一天,听了一位电力局领导的话,我一直悬着的心才算落地。领导检查时对大家说:他们果然很优秀啊,不愧是天广线上下来的标兵队,天广线可是我国第一条500千伏线路,他们这个队的施工工艺和质量获得了很多单项奖。


尽管有领导这样高的评价,但以后只要是干隐蔽工程,我一直都会守在现场。后来,我的执著也引起了老王的反感。一个周末老王急着回银川,基础模板拆除后,他就催民工马上回填土。但我没让填,而是对照着图纸,拿着尺子,又量又记录。老王急了,就指桑骂槐:一个二十岁的小毛头,还真拿自己当行家,他见过个什么世面,想当年我们可是天广线上的标兵,这里随便哪个民工也比他经验丰富得多。


年龄小、没有工作经验。这是我的短板,这个心直口快的老王,当着那么多的人偏偏揭我的短。我气不打一处来,就大声说:标兵那要看是谁,有些人就是跟着上过天入过地,从天上下来,从地下出来,他还是只会开个手扶拖拉机,小毛头虽然没有见过世面,但规程上的计算公式却会算,图纸上的参数也懂,有些人却没这个水平……


你、你、你,老王气的面红耳赤……老王是文盲!以后,我去现场再没有坐过老王的拖拉机。老王这样的人我还能正面交锋一下,但在有的人面前,小毛头脆弱的随便就让人家收拾了。


有一次队上两名职工打了架,工区亲自来领导调解,并带来酒菜。我也被邀请入席,与大家举杯共饮。


在领导的协调下,两人均表示和解。可是酒过三巡之后,挨打的那位碰完杯后把酒泼到打他的人脸上,说:我越来越想不通,我这么老实个人,你为么给我下手?说完他还掀翻了桌子。


只有一年工作阅历的我,见桌子被掀翻,首先看到的不是僵局,而是扣在地上的碟子、肉菜和酒杯。当他们僵持着不说话时,我却对领导说:你看你看,多可惜,多可惜,你还在这里呢!


闻声进来的领导的司机见状,一把拉起我就往外走,边走边说:走走,咱俩到炊事员的房子里喝去,我觉得你挺会说话的,咱俩边喝边聊。


记得到炊事员的房子里,坐都没坐稳,司机就跟我连碰四杯。至于酒是什么时候喝完的,我是怎么离开的我全然不知。


我被冻醒来的时候,是凌晨3点多,我趴在一个钢筋笼子上,钢筋笼子下面吐了很多酒污。六盘山下的三月初温度跟冬天差不了多少,17 那夜我只穿了一件毛衣。


那是我学会喝酒的第一次大醉,也是第一次酒精中毒。我在炕上躺了三天,三天里只喝了两碗稀饭,喝了一碗队长亲自做的鸡蛋汤。


第三天晚上,刚吃了点东西躺下看电视,一个白酒广告画面出来,看着白花花的酒倒进杯子,我条件反射,又开始呕吐……


后来才知道,那个司机号称一斤半,他把我进炊事员的屋里灌醉,然后又扶到了钢筋笼子上。


大固线竣工后,我又到同七Ⅱ回110千伏线路、三海110千伏线路、靖固330千伏线路及宝中电铁立六条110千伏牵引线的施工现场当甲方代表。


在同七Ⅱ回110千伏线路当甲方代表期间,我因为给跑浆的电杆判死刑太多,废了几百根电杆,成了最讨厌的甲方,甚至有段时间在驻地都没有人跟我说话,没有人理我。


浇筑钢筋混凝土基础,如果不能一次性完成,冬天在一定温度下,间隔不能超过12小时。有一次浇筑完一处天快黑了,但施工方不听我劝告,坚持要再浇第二个,说完不成浇筑,晚上就用帆布盖住,再在基础坑里生上火就不怕冻。


不想施工人员嫌往山上背炭生火麻烦,只在上面盖了帆布。第二天揭开帆布看时,浇了一半的基底座冻成了冰疙瘩。施工队长跟我商量:用火烤消后继续在上面浇筑。这不符合规程规定,我坚持返工重新浇筑。队长边请求边威胁,他身后的二十多个民工都拄着铁锹虎视眈眈地盯着我看。看那阵势随时都有火山爆发的可能。我非常害怕,心想别说用铁锹拍我,就是一个戳我一指头也能把我戳成筛子。尽管吓得要死,但我还是用有些发颤的声音坚持:要浇你自己浇,反正验收的时候我不签字。最后施工队长一跺脚,冲身后的民工吼了一声:给我砸了重干,权当我打麻将输了一千多元。这事也引起了电气工程施工队长的不满。他多次提醒我:小问题不会影响工程质量,能过去的就让大家都过,别老拿个鸡毛当令箭。我没有理他,发现的问题该指出的指出,该记录的记录。终天有一天,队长忍不住了,在离我的不远处对旁边人说:这个小甲方真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我跟他们领导什么关系,不知道我跟上面领导什么关系。再这样下去,我就不给他饭吃,说不定哪天我还会把他那个小本子撕了。


我没有理他。他也没有不给我饭吃,更没有撕我的笔记本。但是工程竣工验收时,身为甲方代表的我却没有参加,也没有人叫我去签字。


现在想来,如果真的有时空穿越,把今天施工现场的各种规章制度,搬回十七年前的施工现场去,会是什么样的情景?


我当最后一次甲方代表是由甘肃送变电公司施工的固西330千伏输电线路。因为那条线路穿越了宁夏南部地区的重冰区,导线瓷瓶串采用“V”字型设计,铁塔和基础较同电压等级都大。铁塔四个腿的每一个基础造价都相当于当时十个我的年收入。因此,施工队很谨慎,我也严格按照领导的要求,每天都盯在工作现场。


事情有时候就是那么凑巧,怕发生的事情,往往就会在关键的时刻发生。有一次,拆除最大一个基础模板时,技术员一直拉着我聊天,尽量不让我到坑边去。


对此,我心知肚明。原因是昨天浇筑时,漫天黄沙,他们不听我的建议,不但不停止作业,还在不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进行浇筑。恶劣环境下浇筑的基础,在模板拆除之前,里面是什么样子,谁也不敢保证。


尽管技术员跟我海阔天空地乱侃,但拆除完每个面,我就是不下坑去,也会站在坑边看仔细,并做好记录。当拆除到最后一个基础的19 立柱时,民工队长却坐在基础底座上背靠立柱不起来,他一边说肚子疼,一边直勾勾地瞅着技术员。


肚子疼不弯腰却直直地坐着,肚子疼手不捂肚子却拄在身子两侧,这个动作傻子都能看出有猫腻。


我不等技术员开口,以最快的速度溜下基坑。


基础立柱上有一个直径约十公分、深五公分、钢筋外露,被称为狗洞的陷坑。


技术员希望我能同意现场处理。


我告诉技术员:这样的缺陷必须上报工程指挥部和甲方总代表,我不敢擅自决定。


技术员说服不了我,只好用对讲机喊来队长。那个队长总认为自己很有能耐,平日里除了对领导客气,对其他人傲慢得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。而且他这人还没礼貌,大家在一起吃饭时,他响屁连天,一点也不遮掩。当看到基础上的缺陷时,他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,说话客气得叫我难以适应。我清楚这件事报上去很多人要被扣奖金。但我更明白规程规定:如果工程在一定期限内出现质量问题,相关人员都要负责任。我实在不敢擅自做主让他们处理那个缺陷,我更不想在以后N N 年里被追究责任。在我的坚持下,队长只好用对讲机向指挥部汇报。指挥部工程师、甲方总代表都赶到现场。经过讨论决定:对基础进行加固处理。


此后,我成了施工队最不受欢迎的人。也被从跟技术员住的单间里了出来,搬到另外一个很破的房子里。原因是房子租期已满,房子的主人要收回房子。


两周后,隐蔽工程完成,甲方代表全线只留两人。接到召回的通知,我用了五分钟就捆好铺盖卷,骑上摩托车一溜烟跑了。


1993年到1996年,我时而回单位参加线路检修,时而被派往工地,前前后后、断断续续共当过十一条线路的甲方代表。虽然年龄小、工龄短,但在当时固原供电局,我是当过甲方代表次数最多的人,也是在现场发现问题、提出问题最多的人之一,更是在施工队不受欢迎的人之一。


投稿邮箱: sztg@indanews.com
本网声明:此资讯系转载自全国电力党建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,全国电力党建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华北电力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

中央企业媒体联盟       全国党建网站联盟       违法信息举报       编辑部电话:010-66197491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jb@indanews.com  本网站律师顾问:北京乾理律师事务所 张丽艳(律师)

京ICP备15013226号-2    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311号   Copyright© 2016-2017 电力党建网powerdj.org.cn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来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