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7 缺水的时候

时间:       发布:      点击次数:

记得刚到送电工区报道的那天,几位师傅对我说:你选错行了,线路工是个特别辛苦的工种,工作脏苦累不说,有时候还要忍受饥渴。要是饿了时间不是很长还可以坚持,但渴了却很难忍受,有时候渴的会让你欲哭无泪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。


师傅们还告诉我:有时候为了完成工作任务,人又在山中走不出来,没水喝到了绝望的时刻,不得不喝阴沟里长了苔藓、发霉的绿藻水……


干一天活,巡一天线,能走多远?能有多累?至于吗?


因为觉得他们言过其实,便不相信他们的话。


可就在我走上工作岗位的第一个月里,就因为干渴难耐而喝了一次阴沟里长了苔藓、发霉的绿藻水。


那天是事故巡线。我们从早上9点出去,走了整整一天,直到晚33 9 点多巡查出线路故障才回来。出发前,带我的师傅几次提醒:今天是在山沟里行走,途中几乎见不到人家,要多带些吃的,特别是要多带些水。看他给军用水壶里灌水时认真的样子,我觉得有些多此一举,就自顾上车去了。


那天我们巡视的那段线路杆塔全在山中,几乎每一基电杆之间都有一条沟,或者在两个小山头隔沟相望。天近午时,师傅看我有些累,就等我赶上来坐下一起休息。尽管已经干渴难耐,但却有些不好意思跟他要水。当然,由于干渴难耐,我还是半推半就地喝了他的水。


下午3点的时候,已经记不清爬了几座山头,翻了几条大沟。此时我又饿又渴,而且困乏无力,但师傅带的一水壶水早已见底。尽管我的口袋里也有半块干粮,但此时嗓子眼干的都要冒烟了,哪里还能吃得下干粮。


目的地还很远,路还要继续走。


固原地处黄土高原丘陵地带,春天里西北风不但呼呼呼地吹个不停,时不时还要刮几天沙尘暴。这种环境下,就是没有运动量一天也要喝许多水,何况我们一路在翻山爬沟,还得一直跟着杆塔直径走。


    那天运气也不好,不但太阳很晒,还刮着大风,下午4点的时候,因为严重缺水,我们嘴唇都干裂了。一路上,我有气无力地跟在师傅后面,不停地舔着渗有血迹的嘴唇……


太阳落山的时候,我们又从山上绕进一条深沟。远远的,我看到沟里有泉水,兴奋的跟在沙漠里困了很久看到绿洲一样,一时忘了疲劳,边爬带滚向前跑去。可近前一看,这哪里是泉?只是从沟里流下来的一点点积水。因为水太少流不动,便积到此处聚成了貌似泉的一小坑浊水。由于是死水,坑边都长出了绿苔。此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,别说坑边有绿苔,就是坑里有老鼠我也不在乎,一骨碌爬在坑边,吹开绿藻连鼻子带脸埋进水里,一顿豪饮。然后,坐起来吃了几口干粮。


后来我一直在想,那天要是不喝那些浊水,兴许我们走出山沟时月亮都上山了。从那以后,只要有工作任务,出门前我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带水。其实带水并不难,那时候单位给每个人都配发了军用水壶,军用水壶背着也方便,一壶水少说也有两升,一个人喝一天足矣。记不得从哪年开始,我们的待遇也变了,出去干活自己不用背水壶了,而是由班里统一买矿泉水。


每次干活出发前,大家下车时,就把安全带系在腰间,然后在安全带上别一两瓶矿泉水。我平时少吃能忍受,但少喝水却不好受。每次出发时,我至少要带两瓶水。为了方便,我剪一段铁丝,两头各拴一瓶矿泉水,然后搭在一边肩上,另一边肩上扛着脚扣。有时候腰里还别一瓶……


矿泉水毕竟没有水壶背水方便,有时候也会因为带的少了而干渴。


有一年盛夏,我们在山后面的山上干活,由于太热,活还没干完,两箱矿泉水却早早喝完了。派人下山去买水吧,来回得两个小时。去附近的老乡家要水吧,十多个人,怎么要?没办法,我们就一直支持,直到把活干完。


收工后大队人马先回去了,剩下我们四五个人清理完现场才撤离。下山时路过一户人家,我们停车前去敲门,想讨口水喝。可到门前一看,门却锁着。


门外有一棵大柳树,张志荣建议先在树荫下乘会凉,等老乡回来讨水喝了再回,毕竟离最近的镇子还要十多里山路。人有靠在树下喘气,有人直溜溜地躺在地上枕着安全帽小憩……等了好大工夫还不见老乡回来,于是有人就忍不住了,起来催大家下山。这里是宁夏南部山区典型的干旱地带,山里没有泉,村前庄后也挖不出井水。山民吃的全是窖水。家家户户门前屋后都有几眼不大不小的窖,下雪了就把雪扫35 进窖里,下雨了就把雨水引进窖里,几口窖存的水,足够人畜饮用一年。要是遇上干旱的年馑,就只能牵着牲口去山下驮水吃。


就在我们准备离开时,我看见大柳树下有一口水窖。我灵机一动,想到用安全帽吊水喝。


于是,我们把两条安全带接在一起,把一个安全帽吊下去。


安全帽两边有孔,等吊上来时,水已经漏的差不多了。


窖里还没蓄上雨水,还是雪水。安全帽里有水有冰渣,还有又黑又圆的羊粪蛋蛋。我们也顾不了许多,手伸进帽子里,把羊粪蛋蛋抓出来扔掉,吹开浮在水面上的草屑,咕咚、咕咚一顿畅饮,那滋味比在城里喝冰镇饮料爽多了…… 


返回的途中,我们拿自己比电影《上甘岭》里的战士,觉得盛夏能喝到泡了羊粪蛋蛋的冰渣水,比战士们幸福多了。


那时候固原电网很薄弱,固原市下辖的几个县都是单电源供电,唯一的供电线路停电后,全县都要停电。因此,我们的工作任务很重,每天必须把工作任务完成,天黑前把电送上。如今,我离开线路工岗位已多年,虽然偶尔也去工作现场采访,但却没有实实在在地跟线路工早出晚归过,不知道他们工作中有没有缺过水?更不知道他们缺水时是怎样的情景?但现在随着输电线路电压等级的升高,线路铁塔越来越高,走径越来越复杂,在辛苦方面,相信他们远远超过那个时候的线路工。作为一名过来人,我想提醒他们:出门前别忘了多带点水。


投稿邮箱: sztg@indanews.com
本网声明:此资讯系转载自全国电力党建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,全国电力党建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华北电力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

全国党建网站联盟       违法信息举报       编辑部电话:010-66197491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jb@indanews.com  本网站律师顾问:北京乾理律师事务所 张丽艳(律师)

京ICP备15013226号-2    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311号   Copyright© 2016-2017 全国电力党建网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来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