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8 转岗历程

时间:       发布:      点击次数:

其实我语文学的并不好,就是到了现在,基础知识还没有打扎实。


但从参加工作到现在,我在文字的路上跌撞摸索,竟然写了三十多万字的文学作品、六七十万字的新闻稿件。2009年还公开出版了小说集《幸福的胳膊》。


这些数字看似简单,却来之不易。能积累这么多东西,能从事今天喜欢的文字工作,都与我当线路工时对文学的热衷有密切的联系。


对文学的热爱莫过于读书和写作。我上小学时就喜欢读书,初中毕业,那些经典名著多数都读过,虽然有些是走马观花,但也学到了很多知识。后来参加工作业余有时间多了,读的书也就更多。至少在当线路工的岁月里,我读过几十本武侠小说、几十本言情小说和最喜欢的贾平凹的小说。这些都为我后来的业余创作打下了基础。


最早开始写东西实际上是从1994年开始的,那时候经常出去当甲方代表,时间比较充裕。有时候不去工作现场,我就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写东西。当然,当甲方代表也是阶段性的工作,一项工程结束后,我就暂回原单位干自己的本职工作。在单位,平日里如果没有线路检修任务,大家就会围在班里仅有的两张桌子前下棋。或者有人坐在桌子上,与蹲在仅有的一张长条椅上的人天南海北的东拉西扯侃大山。


我因为能写,便主动把自己关在套间里写班组记录,写自己的东西。


当然,有时候我也会出来抢占外面的桌子。因为套间是库房,窗户被用砖头封堵了,里面不透气,呆的久了会缺氧。


那些年我们送电工区大概有六十多号人。高中以下文化程度的人有三分之一左右,平时学习看报的人特别少,是全局文化素质比较低的一个单位。如果我先占领了办公桌,来下棋的人就会很扫兴,就嘲笑我:别再浪费纸张和邮票了,报纸和杂志要是要你的东西,那送电工区人人都能当作家。个别人还羞辱我:占在那里装模作样的,还真把自己当文人,还写小说呢,我看是丢人现眼呢!


个别人毕竟是个别人,我或许较量不过他们,但我从不与他们计较,想写的时候,仍然会提起笔来抢占桌子……


因为单位位置偏僻,平时邮递员不怎么按时来,有时候邮递员送报纸还没进门,就被个别人半道上截获,直接带回家去了。我写的东西,报纸刊登了没刊登,自己不知道,别人也没看见。所以,我在班里写东西,才会遭到大家的嘲笑。直到有一天大伙坐在门外的一堆电杆上闲聊天时,我从空中飞舞的垃圾里抓到一张《宁夏电力报》,意外地发现上面竟然有我的文章,大家亲眼目睹后,才对我的看法有所改变,不再认为我浪费纸张和邮票的行为是痴人说梦。


2000年以前,我的文章全是手写稿。手写草稿容易,修改却费劲。一篇稿件有时候抄了几遍还会语句不通顺,错字满篇。于是,老婆便成了我的第一读者兼校稿人。她经常不厌其烦地帮我校对,然后再帮我重抄一遍。就是后来《幸福的胳膊》里的好多稿件,都是她帮我敲进电脑里的。因为有些东西是我忽然有了灵感写的草稿,或者某个夜晚忽然从梦中醒来趴在床上一气呵成的草稿。每次写完后就不想再去敲键盘,只好烦她代劳。因为我的稿件老婆抄写的较多,为此某位有学历的女士还当着她的面说:你真贤惠,把稿子写好,让你家老公拿到单位去发表,还能挣点稿费。


1996年,《固原电力》问世后,我开始学写新闻稿件。那张每月一期的小报,经常让我瞪大了眼睛翘首期盼。有时候费了好大力气,熬了好多个夜晚,写了厚厚一沓稿件送去,但盼星星、盼月亮地等了半个月,报纸印出来却没有我的文章。为此,我背地里骂编辑唐士杰死39 脑筋,不应该把我所有的东西全枪毙,至少也该照顾一篇。


我这个人干什么事情不是很好胜,但有时候也很执著,对写东西是出奇的执著,稿子被编辑枪毙一沓,我还会再写一沓!


经过几年的努力,2000年以后我写的新闻稿件和散文逐渐在一些报刊上发表。有一年,局机关到送电工区检查工作,看了我写在小本子上的投稿记录后大吃一惊,说在全局范围内也没发现有我这么高产的人。


此后,我便在固原供电局小有名气。


有一年《宁夏电力报》举办通讯员培训班,我有幸聆听了宁夏大学教授王庆同先生的新闻讲座,才知道图片新闻跟消息通讯一样重要, 甚至有些时候要胜于文字新闻。回去后满怀信心地要多拍些工作现场的新闻图片,可是单位几台照相机都在有用的岗位上和用的人那里,没有一台能调配给我当宣传工具。一气之下,我自己花400多元钱买了一台海鸥135照相机。那一年,我们送电工区被固原供电局评为宣传先进单位。这个先进我功不可没。于是,领导给我配备了一台当时很少见的数码照相机。


有了相机,我便以一个记者的身份,随时都把它挎在肩上。无论日常检修、事故抢修还是线路改造,我都会在一边干活的同时,一边不失时机地拍几张照片,然后图文并茂地投递出去。


由于不懈努力,从2001年到2004年,我连续四年被单位评为优秀通讯员,我们单位也三次被固原供电局评为宣传先进单位,我两次被固原供电局评为优秀通讯员。


从此,我在固原供电局更有名气,也成了朋友和同事眼中的半个文人。同时,我的文学作品也有了雏形,特别是我的乡土散文,受到了本地文坛名士的关注和看好。当时,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到局机关里去当宣传干事。一个人如果心中树起了奋斗的目标,而且朝着那个方向奋力前进,就必然有成功的喜悦。2005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从高压线上下来,脱下腿扣,拿起笔,由爬杆子的路途拐上了爬格子的征程,由一名线路工正式成为一名企业的新闻宣传工作者。


投稿邮箱: sztg@indanews.com
本网声明:此资讯系转载自全国电力党建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,全国电力党建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华北电力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

中央企业媒体联盟       全国党建网站联盟       违法信息举报       编辑部电话:010-66197491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jb@indanews.com  本网站律师顾问:北京乾理律师事务所 张丽艳(律师)

京ICP备15013226号-2    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311号   Copyright© 2016-2017 电力党建网powerdj.org.cn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来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