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直清官:林尧俞

时间:       来源:福建省纪委监察厅网站     

林尧俞(1558-1626),字咨伯,号兼宇。原住莆田城关,后迁居莆田市涵江区涵西街道苍林村。明神宗万历十七年(1589)进士。他久居翰林,历官南京国子祭酒、礼部尚书。以居官端直,不阿阉党威势而闻名于史。

  综观林尧俞仕途,可谓曲折起伏。久滞翰苑十载,居家二十余年,至明熹宗天启朝方得重用,才学得以发挥,赋性得以张扬,显示一位恭慎守职、疾恶如仇、端直不挠的名臣风度。

  恭慎履职。明熹宗天启元年(1621),熹宗朱由校莅政,特起林尧俞为礼部侍郎,掌管国子祭酒事。林尧俞坚辞未允,起程途中再次自陈所请。熹宗温旨慰勉,旋以礼部左侍郎还部,不久拜礼部尚书。

  礼部是掌管国家礼仪、祭祀、贡举及部份对外关系事务的职能机构。林尧俞掌礼部,恭谨虔诚,持心清正,夙夜不懈,章程法度,灿然明备。他领衔纂修《礼部志稿》一百卷,涵盖礼部及所属各司职掌,寻流溯源,叙述详瞻,贯通典故,考订旧闻,颇有可观,实为礼部工作指南与处事法则。读书系延聘松江府生员俞汝楫入局主笔。

  林尧俞于礼部任上,凡郊祀祭天,幸学祭孔,宫殿皇陵落成,皇族册封选婚,编纂皇朝实录,考试选举,以及宗藩、四夷册封进贡等大礼,皆酌古准今,有序举行,不违条例。每有面恩致词,神意安详,威仪娴习,为群臣所瞩目,赢得君心嘉许。本部章疏文檄繁多,皆亲手创撰,文质兼备。时《光宗实录》编纂完成,草拟御制序文,有“金滕无圭璧之祈,灵药寡瞑眩之效。”等语,意为物无完好、药无奇效,颇为权贵所不悦。

  林尧俞在礼部尚书任上,尤其注意遵从祖制,抑制权贵势力,杜塞请托行为。处事公正,忠直敢言,不以个人去留为意。

  时选侍(挑选入宫的侍女)李氏拟封号,林尧俞援引典章,认为宜予稍缓,俟皇八妹选婚之日另议未晚,抑制了李氏对熹宗的控制,而为用事者侧目。朝鲜国李辉幽废其主李倧,岛帅毛文龙为请封号。时朝议欲从毛文龙所请,欲借李辉以牵制东部的紧急局势。林尧俞力持不可,移檄属国朝鲜,以君臣大义谴责之,待其具约成案而罢。 

  刚正不阿。明天启三年(1623),明熹宗降旨选用太监,所增名额超过祖制。林尧俞多次上疏力争制止,疏中援引祖制训词后,又针对宦官专政弄权之弊,指出:“愿垂履霜之戒,毋启旁落之端,便嬖惟供乎使令,继述允成乎大孝。”切谏以前朝宦官专政的惨痛教训为戒,勿开皇权旁落之门,触挠逆珰魏忠贤。

  先是,魏忠贤对林尧俞颇为敬慕。林尧俞善于书法,忠贤修建府第时请他书匾,林尧俞不应。魏忠贤遂矫旨命书,林尧俞不得已承旨,大书“畏天堂”三字,并题曰:“礼部尚书某奉旨书”。忠贤拿出饼食,自称亲手制作,欲加拉拢。林尧俞以南人不惯面食辞却。到忠贤见尧俞上疏后,对他更是怨恨不已,多次对别人曰:“林宗伯无意纶扉(指内阁)一席地耶?何遽张拳相向?”林尧俞闻之,笑谢曰:“予知祖制,不知其他。”

  到了选用太监之日,魏忠贤援引故事,欲居中座。林尧俞早就预先告知胥吏,腾空堂中席位,移席于两柱间,并于堂中设香案。忠贤见状,甚为恼怒,曰:“钦遣吾侪,例应中座,部院居次。奈何今日废例乎?”林尧俞正色曰:“公等原由本部选进,安可一旦入选,便相跻踏?”魏忠贤傲气顿挫,竟令撤去所有席位。魏忠贤与客氏(熹宗奶母)相好,狼狈为奸,怀冲太子之诞时,机谋诡秘,几乎危及母后张氏。来尧俞对熹宗身边的一二个侍从,列举古今顺逆报应事例,晓之以理,太监们才比较安分。

  魏忠贤是明代宦官专政最为疯狂凶残的一个,自号九千岁,亲自提督厂卫(东厂与锦衣卫),残酷至极,人们避之惟恐不及,林尧俞却一再与其斗争,显其胆略与智慧。林尧俞又作《咏炭》诗,辛辣嘲讽魏忠贤及其阿附者,诗云:“正是高寒欲雪天,聊为置汝铁炉前。休嫌面目皆成黑,也道薰蒸暂有权,残灸冷浆争附热,垂帘闭户苦多烟。应知倏忽阳和候,变作寒灰火不燃。”为人所传诵,魏忠贤闻之,益恨林尧俞。

  恭敬勤勉。林尧俞掌礼部,恭敬勤勉,尽心守职,不失风度,为熹宗所敬重加爱。主持庆陵工程时,相度独勤,周行霜雪中,不惮劳苦。熹宗驾幸太学时,车驾到雷园桥时拥塞,一时引导随从的大臣踉跄失次。林尧俞奏对趋蹡,不失常度。郊祀祭天时,林尧俞为前导,熹宗步伐甚速,回头见林尧俞被护驾的侍从们阻塞,不得前行,伫立以待,并告诫侍从让路。一日,林尧俞恭进大祝册(大祭礼祝文的册书),自中御道直抵皇极门,熹宗起身接册,览阅良久,亲自送尧俞下殿阶。

  林尧俞每逢主持颁历、受玺、进呈实录,面对帝王,吐音洪亮,盘辟周旋,悉中规矩,熹宗为之肃然,往往受到褒奖。诸大礼仪完成后,尧俞的官邸里赐物相望。累加太子太保,诰赠三代,礼数优异。

  明天启五年(1625),鉴于魏忠贤阉党之祸益炽,林尧俞去念迫切,坚意乞归。熹宗屡加慰留,林尧俞情辞益加恳切,准予告假,驿传车马送归。

  林尧俞归莆后,于城南南溪岭建别墅,名曰南溪草堂。又建留云阁,与名僧、故友染翰赋诗,以为乐事。其《南溪》诗云:“才得名山便卜居,况兼云水称樵渔。自知邱壑生来相,好读神仙方外书。旧堰废塍依作沼,松萝藤蔓葺为庐。鵁鶄溪上间相傍,城市庞公迹渐疏。”其二云:“斜风细雨半春潮,濯濯新栽嫩柳条。地迥谁留莺不去,人闲兼喜鹤能调。松花饷客过寒食,邛竹寻僧度野桥。试问云芽今茁否?龟山此路不曾遥。”

  友人林元霖和诗,论尧俞辞官居乡清闲自在的神情逸致。诗云:“得闲风月真成主,无恙溪山解待人。凭他兜子(无厢软轿)来往还,谁知尚书自在身。” 

  林尧俞归莆的次年,卧病不起。其为人简俭清贞,临终遗嘱曰:“衿(衫)帽惟时,含敛不施,欲造(到)极乐之国,以登兜率之天(天界)。”遂谢世,终年六十九岁。赠少保,谥文简。其墓位于涵江区涵西办苍林村前黄自然村,于1958年毁,今存石翁仲、石马、石虎,规模较大,当地民众称为林尚书墓。(莆田市涵江区纪委)


投稿邮箱: con-tri-bute-@-inda-news.com(复制后请把"-"去掉)
本网声明:标有本站原创的文章、图片,转载请联系我们,未经许可,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使用。
华北电力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

中央企业媒体联盟       全国党建网站联盟       违法信息举报       编辑部电话:010-66197491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jb@indanews.com  本网站律师顾问:北京乾理律师事务所 张丽艳(律师)

京ICP备15013226号-2    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311号   Copyright© 2016-2017 电力党建网powerdj.org.cn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来源